欢迎浏览本网站!

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获奖征文展播〡由卖血到献血看发展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0-16
  • 编辑:彭舒
  • 浏览次数:

湖南科技大学的美食广场前,时常能看到停靠着的无偿献血车。车旁支着一张折叠式的小木桌,几位外着红色马甲的工作人员不论酷暑寒冬,始终在
湖南科技大学的美食广场前,时常能看到停靠着的无偿献血车。车旁支着一张折叠式的小木桌,几位外着红色马甲的工作人员不论酷暑寒冬,始终在桌前等待着下一位前来献血的志愿者。

看到这一幕,我想起了余华那本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。余华笔下的许三观靠卖血成了家娶了亲,又靠卖血支撑起家庭渡过了一次次难关。在风雨飘摇的年代,若非他身体里流淌着这一腔热血,恐怕时代的重压早已将这些小人物碾碎。文学作品之所以伟大,正是因为它折射出真实的历史。

上世纪后半叶,我国出现了一波“卖血潮”。尤其是在当时的农民或其他低收入人群中,卖血更是极为普遍的行为,甚至被视作快速致富的法宝。那是我国国民经济几近崩溃、国家法律制度停滞不前甚至遭到破坏的混乱年代,收入微薄的农民或其他阶层温饱尚难以确保,遇到飞来之横祸根本无力承受。在这种背景下,卖血的不正规渠道暗自生根、开枝散叶。

与现在无偿献血时必要的健康征询体检不同,那时的卖血管理者即所谓“血头”可不会管你体内的血红素、血红蛋白以及其他血液数据是否达标、体质状态是否适合献血,他们只求卖血者表面上健康,保证卖血者不会当即有生命危险即可。血头抽血时也没有合格的医疗设备,所以很多人因此感染上了肝炎甚至艾滋病等疾病。

随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项规章的逐步完善,“卖血”这样一个社会阴暗角落立马暴露在了阳光下,并被快速清扫。1998年10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》以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中明确规定,卖血和接受卖血都是触犯法律的行为,只可进行无偿献血。

了解这些血液流通制度变迁的历史,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短短几十年间,血液采供究竟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首先,献血目的不再功利。无数个如黄玉般金光闪耀的下午里,湖南科技大学美食广场边的献血车旁,前来献血的科大学子眼中饱含着能为社会、他人作贡献的由衷喜悦。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,我国经济迅速腾飞,人民生活水平极大提高,我们当然不用再贪图旧日里血头手中那几张脏晦的钞票。在明知“无偿”的情况下,人们之所以仍愿踏上那辆承载着无数光辉与希望的献血车,正是因为献血者的血管里奔涌着的不仅仅是殷红的鲜血,还有中华民族代代流传的文化基因——永恒的奉献精神和纯粹的利他主义。

其次,献血流程趋正规化。我市中心血站严格依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的流程采血。每一位献血者献血前都须填写健康征询表并进行体检,体检合格后,再进行血样检测,血液质量合格后经一系列后续处理后才能入血库。针对不同身体状况的献血者,采血科安排了专业知识过硬的医护人士予以指导,献血量也由献血者根据医学建议自行决定。湘潭市已连续七届蝉联“全国无偿献血先进市”,这是国家对我市中心血站工作的认可。为了增加人们对无偿献血的了解,并改善街头献血环境,湘潭市人民政府开设了万达、雨湖、岳塘三个智慧献血屋,并设立了一个智慧科普馆,从献血空间改造,工作动线改造智慧和宣传升级四个维度进行了改革性的创新。中心血站广大干部职工带头参加无偿献血并深入一线开展志愿服务,为广大市民、学生参与无偿献血提供了安全、便利、优质的服务,各级部门积极相应献血号召,认真学习献血知识。

截至2020年底,湘潭市共有43万余人次参加无偿献血,献血总量超140吨。2020年共招募28050人次成功献血,采集血液总量达931万多毫升。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,这些血液制品无疑保障了全市医疗临床用血的供应和安全,堪称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

 

作者:王禹童

湖南科技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